梅嶺車禍造成嚴重傷亡,有四家遺孤更成為大家的關注焦點,面對社會大眾和媒體的緊追不捨,頓時讓個人哀傷成了公眾事務,但新聞之後呢?

筆者從事兒福聯盟九二一震災失依兒少的服務和輔導工作。長時間陪著一三四個孩子面對驟然巨變、走過死亡的幽谷,我們可以深刻體會到他們的無助、悲傷和無窮無盡對親人的思念,他們需要的不只是大家一時的熱心和同情,他們需要的是很長時間的平撫和大家有力量的陪伴度過。

「當時真的好想跟爸媽一起走!」、「我好想爸爸媽媽,為什麼他們突然不見了?」我們永遠記得一個個孤兒們的無助和哭泣的臉龐。因為生活的驟然巨變,超出孩子可以承受的經驗,倖存下來的孩子跟我們描繪災變時的經歷,一幕一幕彷彿重現,以及有更多來不及的心願無法實現的遺憾,都造成孤兒在心裡很多的悔恨和責怪,因此協助孤兒重建創傷後的心靈,提供支持力量越顯重要。以我們長期陪伴這些孩子的經驗,這個時候我們可以做的就是靜靜的、耐心的陪伴,跟著孤兒的步調,讓孤兒用自己的方式來好好悲傷、傾聽他對過世親人的哀悼,協助孤兒重新找回存活下去的力量。

「我曾歷經好一段不知所措的日子,好在有親友的照顧,給我一個新的家,費心讓我步入生活正軌中」。對孤兒而言,災難帶來衝擊太快、太大,突然的遽變,毀掉了過去生活建立起的安全感,造成孤兒對生活的不安、焦慮或緊張,讓孤兒處於創傷後的情緒,擔心災難再度出現、害怕與親人分離的恐懼裡,此刻,唯有在旁親切、溫柔的陪伴孩子度過創傷和悲傷時期。

當然,有很多社福資源可以協助孤兒遺族面對處理創傷和悲傷,當孤兒遺族有任何不適情形出現,如安置、就養、心理等,隨時可以與社會局聯繫,以尋求合適資源介入協助家庭。此外,也不忘提醒大眾能多給孤兒遺族們一些時間和空間,讓他們能好好悲傷、好好讓眼淚流出,用親友和社會的支持陪伴協助度過哀傷、接受事實,以面對未來的生活安排和挑戰。

【2006/12/06 聯合報】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oveman 的頭像
Doveman

。Doveman Bulletin。mix

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