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.12.12  中國時報 
張信吉/雲林斗六

孟加拉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經濟學家穆罕默德.尤努斯在頒獎前夕已宣布捐出獎金,而他所創辦窮人微型金融銀行的理念,以及和平和貧窮議題再度成為人性光輝的訊息。

    正巧最近聯合國研究機構公布今年全球財富調查報告:百分之二的富人握有全球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財富,而百分之五十的人只擁有全球的百分之一的財富。看到這樣的數據令人驚訝當今人類社會嚴重貧富不均。但是令人欣慰的是,國內媒體不僅報導大約有一.六%台灣人可以躋身全球一%的富豪名單,也警示台灣經濟發展十年停滯不動,表現在高低家庭所得差距,已經擴大至快要五十倍的現象。

    貧富差距是極專業的社會課題,也是極切身的生活問題,更是高度哲學思維的命題。追求富貴、爭奪社會資源雖然是資本主義世界人性無法迴避的生活動機,反觀現實社會像尤努斯這種人性光輝的極致表現,往往讓人永遠記得。美國政治哲學家羅爾斯的《正義論》可以主導世界思潮卅餘年,迄今仍是理想社會的指導圭臬,可以說創造社會機會公平、合理控制貧富差距仍然是人類社會不可迴避的發展方向。

 

    很可惜的是,台灣社會並不重視這類的哲學倫理的論述,以及助人利他的行為。台灣在政治民主權力爭奪的過程中,一般人切身生活的內涵往往被犧牲了。台灣的社會團體和政府機構太看重民主政治的份量,忽略了社會發展的其他面向。以至於貧富差距十年之間以倍數比例拉開,這種極端的爭奪優劣態勢只會帶來更大的社會災難;彼此生活條件差距過大,整體社會就會動盪不安,執政者不能輕忽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oveman 的頭像
Doveman

。Doveman Bulletin。mix

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